話說星期六早上就去做38W6D的例行產檢,照樣量了體重,測胎心音和宮縮。

這一週以來都是晚上出現假性產兆,不規律痛了兩、三個小時,看沒事就又去睡,護士問有沒有什麼問題,我就提出有水樣分泌物出現,但是量不大也沒有持續,內診時醫生用試紙檢測發現流了幾天的分泌物是--->羊水,子宮頸仍沒進展是2cm,判斷是高位破水,醫護人員好似開始戒備似的先照超音波,發現小比胎位正確(呈趴姿)感覺好像準備要出來了,讓我也不禁緊張了起來,醫生宣判--->要進行催生,因為羊水破了好幾天,雖然量不多但是會有小孩感染的問題,我以為我可以跟小比爸去吃完中餐再回來,沒想到醫生說羊水破了不能再走動了,要馬上辦理住院。

惡夢就是從這裡開始的。。。。。
◎4/11(六)
13:00準備就緒,打上催生點滴+葡萄糖,外施打抗生素以免孩子感染(一打上之後15分鐘,肚子就有悶悶的感覺,很像是生理期來)

14:11米媽來看我

15:15
開始規模小陣痛(在這之前都還有說有笑)

16:10-17:10大陣痛來襲(開始拉梅茲呼吸法,呼氣真的有助於消去些微痛感,但是我的肚子彷彿熱浪來襲,20秒就來一次的陣痛,痛到我的肋骨裡,終於體會什麼叫做被火車撞過的感覺,就是一直不停的被火車撞,那種很想死又死不掉的可怕經驗,痛到會忍不住的呻吟。)

痛過這一陣之後,之後的陣痛都只能算是小case,我還把我老母的手掐到手指頭黑青,真歹勢~~(謎之音:媽,是妳外孫弄的啦!人不是我殺的~~

19:00護士內診是3.5cm
12:00護士內診是4cm,子宮頸仍有厚度,羊水膜也沒破(醫生說要打子宮頸軟化的針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隔日
4/12(日)
04:00護士內診仍是4cm(護士說若再沒進展剖腹機會多,不讓我進食了,水也不能喝,等八點醫生來再決定)
07:00醫生說要安排剖腹,最好不要再拖了,隨時都可以剖,不然對小孩不利(我真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,結果竟然會大翻盤,於是婆婆和小比拔趕快去看時辰)
09:00決定11:00剖腹,10:30要進手術房準備
10:05小孩突然心跳低於標準值,醫護人員好幾個人衝進來,給我高壓氧(差一點就要提早剖腹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手術室
10:30進手術房(全身發抖的進手術室,直到手術結束全身都一直抖個不停,非常難受)

護士們一派輕鬆模樣,先是放音樂,還說要講笑話讓我放鬆(那時候真的沒心情去笑)

躺上大十字的手術台(終於體會到耶穌被釘上十字架的感覺了),雙手被綁住在左右兩側
護士幫忙剃毛,感覺真的好像在做殺豬前的準備
麻醉師要妳在手術台上側身,彎得像蝦子一樣,在脊椎上打了好幾針麻醉劑(一打下去一股暖流就迅速流至腳底,雙腿馬上無力,然後慢慢的停在胸腔下)
難過的感覺出現,不是痛是一種噁心感,刀叉的聲音,加上麻藥的不舒服,我不停的轉頭,轉過來轉過去,開始有點想掙扎,卻無法掙脫

11點10分左右兒子出生,當我聽到哭聲,看到他被放在台子上清穢物,我流下了感動的眼淚。

約莫一小時後,被推出手術室外觀察兩小時,一推出手術室,整個人無力只剩下耳朵是清醒的,不能忍的軟弱,米媽說她先回家了,米媽一走出去,我眼淚開始止不住的流,婆婆來幫我擦眼淚,叫我不要哭很傷身體,我才停住,昏沉的睡去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米 的頭像
小米

未來進行式

小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